Feature:更好的理解世界
@没有叫久草的大侠

《迷失的旅行者——后篇:回传》

文/高铭 第二天晚上。 量子物理教授:“你觉得他……正常吗?” 我:“不正常。”   量子物理教授:“你是说……” 我:“一个人要是这种情况算正常吗?我没看出他不正常,所以才不正常。如果他胡言乱语或者随便说点儿谁也听不懂的语言 ...
  • 0
  • 599
  • 0
  • 0
@ifnle

《迷失的旅行者——中篇:压缩问题》

文/高铭 傍晚的时候,那位 “时空旅行者”暂时走了,我没走,住在朋友家了。 我:“你觉得他是精神病吗?” 朋友有点急了:“你问我?我找你来就是问你这个的啊!!” 我:“你先别激动……因为我对你们说的那些宇宙啊,什么泡沫啊,不是很明 ...
  • 2
  • 584
  • 0
  • 0
@ifnle

《迷失的旅行者——前篇:精神传输》

很久没有更新博客..暂时打断“漫说大学之大”系列,先放《天才在左疯子在右》的一些节选吧,可能很多人看过了,就当回忆一下吧。三篇,这次是第一篇。假设看不懂,那就是真的不懂。
  • 1
  • 614
  • 0
  • 1
@ifnle

漫说大学之大(1)

文/钱理群 今天看到同学们,我很自然地想起了四十八年前的事。四十八年前我十七岁,考取了北大中文系,也是非常的兴奋,同时也有点惶惑。我想,这是跟诸位上大学的心 情是一样的。上大学对人生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一件大事情,有许多问题需要认真 ...
  • 0
  • 645
  • 0
  • 1
@ifnle

许秋汉:未名湖是个海洋Ⅲ(3)

“我虽年近八十,明知众寡不敌,自当单枪匹马,出来应战,直到战死为止……”这是50年前我们的马寅初校长以《新人口论》诤言获罪时的铮铮誓言。在他之前,有无数宁可杀头也不愿捉刀改笔的历代史官,和冒死直言的历代谏官;在他之后,有至死反对三峡工程的黄万里教授,和千万个敢于在课堂上“胡说八道”的萧国亮老师。来到未名湖边,我才得以在头脑里重新划分了一下,谁是不劳而获的硕鼠,谁是真正的士大夫。
  • 0
  • 602
  • 0
  • 1
@ifnle

周国平《论命运》-吾之节选

点点欢喜抑或淡淡离愁围绕即将离开深研院的同学们,我要送大家一首歌。坚持到最后且听不懂的,强烈推荐点此http://www.bilibili.tv/video/av75179/ 最后是歌曲传送门:
  • 0
  • 615
  • 0
  • 1
@ifnle

许秋汉:未名湖是个海洋Ⅲ(2)

太可惜,也太可气,我刚刚遇见你。爱我么,爱我么,爱我么。爱,爱。爱。爱啊。你可懂。
  • 0
  • 636
  • 0
  • 1
@ifnle

许秋汉:未名湖是个海洋Ⅲ(1)

未名湖是个海洋, 诗人都藏在水底。 灵魂们都是一条鱼, 也会从水面跃起。 “老汉,你的歌被孔庆东用作博客名了。”   虽 然我每天一上班,就挂在msn上,却很少有时间漫游网上江湖。比起本世纪初就职于网络公司的日子,我现 ...
  • 0
  • 607
  • 0
  • 0
@ifnle

寻找北大之《三角地》(五)

寻找北大之《三角地》 终。这是我非常喜欢的一篇文章,我放在这里。谁不曾经历过那样意气风发却又常常苦恼或多愁善感的岁月呢?爱我么,爱我么,爱我么。爱啊。爱。开始的开始。爱啊。我们唱歌。爱。最后的最后。爱啊,爱。我们在走。我们在走。在走。爱啊。
  • 0
  • 703
  • 1
  • 1
@ifnle

寻找北大之《三角地》(四)

那天你们全都喝醉,倚在北新商店腐坏的木头大门上,她说,你知道 吗,从你之后,我再不会爱上别人。不会爱上别人。你听到自己说,我也是。事隔三年你想再次揽她入怀,可是,你们都已醉到没有力气。可是,可 是。可是第二天你就在那间小饭馆看到她和男友。她拉着男友的手,将脑袋埋在他两腿上,表情慵懒,小鸟依人,看到你时,照旧神色坦荡。
  • 0
  • 651
  • 0
  • 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