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没有新动态
@ifnle

不负春光

  四月的最开始便是燕园芳草花纷飞,日子被铺面而来的春日气息照得闪亮。穿过    图书馆前的人潮瞥见路口那颗丁香花开得正当时,突然想到去年此时一个美丽的    生命就这么消逝了。
  • 0
  • 9
  • 0
  • 0
@没有叫久草的大侠

周其仁:中国的未来取决于什么?

一个大国经济,怎么可以连续多年年增长10%以上?这跟全球格局有关,不完全是中国人自己努力的结果,很大程度是我们的开放,更准确的说是长期封闭、然后走向开放,释放了一个战后罕见的潜能...
  • 0
  • 630
  • 0
  • 1
@ifnle

北大未名:流年呓语

文/(北大未名)purplle 很多时候拷问自己的追寻是否有意义。 很多时候在P大就以否定自己的梦想结束一天的迷思。 即将在几十天里离开这个园子。却还有要观瞻的地方,发现竟无法前去祭奠。 海淀图书城背后的步行街,n年前见证我在P ...
  • 2
  • 623
  • 0
  • 1
@没有叫久草的大侠

纪念与反思

文/涂骏 梅贻琦说:“所谓大学者,非谓有大楼之谓也,有大师之谓也。”今天的北大,怕已当不起这句话。 在北大十来年,有人格风范使我深铭在心的良师,寥寥。我来讲讲其中的二位:中文系的钱理群,艺术系的朱青生。 我1996年入电子系, ...
  • 4
  • 666
  • 0
  • 1
@ifnle

许秋汉:未名湖是个海洋Ⅲ(3)

“我虽年近八十,明知众寡不敌,自当单枪匹马,出来应战,直到战死为止……”这是50年前我们的马寅初校长以《新人口论》诤言获罪时的铮铮誓言。在他之前,有无数宁可杀头也不愿捉刀改笔的历代史官,和冒死直言的历代谏官;在他之后,有至死反对三峡工程的黄万里教授,和千万个敢于在课堂上“胡说八道”的萧国亮老师。来到未名湖边,我才得以在头脑里重新划分了一下,谁是不劳而获的硕鼠,谁是真正的士大夫。
  • 0
  • 602
  • 0
  • 1
@ifnle

许秋汉:未名湖是个海洋Ⅲ(2)

太可惜,也太可气,我刚刚遇见你。爱我么,爱我么,爱我么。爱,爱。爱。爱啊。你可懂。
  • 0
  • 636
  • 0
  • 1
@ifnle

许秋汉:未名湖是个海洋Ⅲ(1)

未名湖是个海洋, 诗人都藏在水底。 灵魂们都是一条鱼, 也会从水面跃起。 “老汉,你的歌被孔庆东用作博客名了。”   虽 然我每天一上班,就挂在msn上,却很少有时间漫游网上江湖。比起本世纪初就职于网络公司的日子,我现 ...
  • 0
  • 607
  • 0
  • 0
@ifnle

寻找北大之《三角地》(五)

寻找北大之《三角地》 终。这是我非常喜欢的一篇文章,我放在这里。谁不曾经历过那样意气风发却又常常苦恼或多愁善感的岁月呢?爱我么,爱我么,爱我么。爱啊。爱。开始的开始。爱啊。我们唱歌。爱。最后的最后。爱啊,爱。我们在走。我们在走。在走。爱啊。
  • 0
  • 703
  • 1
  • 1
@ifnle

寻找北大之《三角地》(四)

那天你们全都喝醉,倚在北新商店腐坏的木头大门上,她说,你知道 吗,从你之后,我再不会爱上别人。不会爱上别人。你听到自己说,我也是。事隔三年你想再次揽她入怀,可是,你们都已醉到没有力气。可是,可 是。可是第二天你就在那间小饭馆看到她和男友。她拉着男友的手,将脑袋埋在他两腿上,表情慵懒,小鸟依人,看到你时,照旧神色坦荡。
  • 0
  • 651
  • 0
  • 0
@ifnle

寻找北大之《三角地》(三)

爱情,爱情。有多少有缘却无份?多少惋惜与伤神?那时我们不懂,现在明白过来,却只能独自想想错身而过的我们。有多少男孩/女孩让我们那么伤感。谁能懂。“此时你和她已来往渐少。往事一幕一幕,如连环大戏,无论是时代的,还是个人的。你站在落幕后乱纷纷的舞台上,不免若有所失。”
  • 0
  • 605
  • 0
  • 1